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推荐 www.1468054.com

圖0: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五矩(ID:kejiwuju),作者|石頭

2019年5月,一個主攻印度市場的移動操作系統公司KaiOS Technologies宣布完成5000萬美元的B輪融資。據介紹,這次融資由Cathay Innovation領投,跟投公司谷歌(GOOGL)和TCL。

而在印度移動操作市場的最新數據中,KaiOS已經完成了15%的市場占有率壯舉。

在KaiOS花開正盛的5月,華為自研系統鴻蒙也出現在媒體視野中。

據五矩研究社了解,鴻蒙是華為針對5G物聯網時代所作的新系統。

在昨天的諸多媒體不確定真偽的傳聞中,五矩研究社還了解到:鴻蒙系統基于微內核設計,與安卓的宏內核差異很大,且因為新系統采用了升級版的方舟編譯器,所以性能將比原生安卓的ART編譯器提升60%。

與鴻蒙尚未出世的現狀不同的是,KaiOS是一個已經誕生于2017年的“老”系統,并在一年時間內在印度市場實現了爆發開花式普及,成為印度僅次于安卓的第二大移動操作系統。

圖1: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圖片來自APPS

然而曾經投入幾十億都沒成功征服移動操作市場的阿里云OS案例還歷歷在目,KaiOS又是何方神圣,一年拿下印度移動操作市場的第二名?而KaiOS繁榮背后,又可以被華為鴻蒙借鑒幾分?

KaiOS起源

五矩研究社根據公開資料得知:KaiOS系統的前身是Firefox OS,而早年的Firefox OS是一個由Mozilla公司打造的,旨在與安卓和IOS系統進行正面競爭的智能手機操作系統。

Firefox OS始于2011 年的一個名為Boot to Gecko的實驗項目,這個項目基于Linux系統進行打造,并在第二年推出了Firefox OS 1.0版本。

據負責Firefox OS系統的技術執行官介紹:他們的目標是“為開放 Web 構建一個完整、獨立的操作系統”。

圖2: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為此,Firefox OS還拉來了TCL為它站隊,并曾在歐洲和拉美新興市場推出過Firefox OS系統的低成本智能手機One Touch Fire。

但Firefox OS作為一款比安卓晚出生幾年之久的新系統,雖然在一些技術達人的堅持下,讓擁有省電和占內存小等優勢的Firefox OS經歷了幾次大迭代,但基于應用生態上的差距,最終在2015年敗給了市場的消費選擇。

2015 年底,面對市場并不買賬的事實,Mozilla 公司隨即宣布將重新設計Firefox OS系統,把Firefox OS的市場轉向物聯網設備。

據來自 Mozilla 的一名工程師介紹:“我們將讓Firefox OS作為一個開源項目,去更多的關注用戶利益和體驗”。

而Firefox OS失敗后的開源,便為KaiOS的誕生創造了條件。

Codeville是TCL集團內部的一名技術工程師,當Firefox OS失敗后,他看到了Firefox OS在省電和占用更小內存上存在的潛力,于是他便向TCL建議,將Firefox OS的后續研發團隊,作為一家獨立公司去運作。

于是,Codeville就成了這家獨立公司的老板,并接手了Firefox OS后續研發的新使命。

在Codeville創業之初,為了快速將KaiOS系統推向市場,KaiOS 聘請了約 30 名前 Mozilla 員工來一起開發這個平臺,而這樣的人才底蘊為KaiOS公司在2018年吸引谷歌的青睞埋下了伏筆。

新老板Codeville在吸取了Firefox OS正面硬剛安卓聯盟的失敗經驗后,決定劍走偏鋒,不去和安卓爭市場,而是將槍口指向了功能機市場。

基于和安卓對抗的技術底蘊,在Firefox OS經過一系列優化和改進后,于2017年以KaiOS的名字殺入了低端功能機市場。

圖3: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在功能機市場的可用操作系統只有一個java,而且java還不能兼容谷歌服務,不能對GPS和手機上的硬件完美調用,所以可以兼容HTML5應用程序的KaiOS一出現,便立刻憑借更好的體驗在功能機市場拿下了半壁江山。

甚至KaiOS的初出茅廬,就和曾經的手機巨頭諾基亞進行了合作,這為KaiOS在功能機市場的品牌印象立了一個好牌子。

事實上,KaiOS 與 Firefox OS 的區別非常大。

比如,KaiOS系統的用戶界面是基于物理按鍵和非觸摸顯示屏設計的,而Firefox OS 則應用于觸碰設備。對Firefox OS的簡化,讓本就省電和對處理器性能要求不高的Firefox OS進一步縮減和優化后,變得更加省電和對硬件依賴更低。

但即便將系統縮減至此,KaiOS系統依然支持3G、4G、WiFi、GPS 和 NFC等等,原先功能機上完全無法想象的功能。

KaiOS繁榮真相

KaiOS系統的繁榮,要從搭載了該系統手機的定價說起。

在國內的某寶上,一部只有java或沒有java系統的功能機,平均售價在150元到400元不等,而且內存參數和WIFI、NFC等功能還是完全閹割狀態。

而在印度,Reliance Jio推出的搭載了KaiOS系統的JioPhone 2全鍵盤手機,在配備2.4英寸顯示屏,512MB內存和4GB存儲空間,手機后置200萬像素攝像頭,前置30萬像素、雙卡雙待、并具GPS、Wi-Fi、NFC和藍牙的前提下,售價僅為2,999印度盧比(約合人民幣293元)。

圖4: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如果放到國內市場,293元怕只是手機攝像模組的一個成本價。

另一個事實是,對于搭載了KaiOS系統的手機而言,300元的定價已經屬于“高端機”行列。

比如,2018年12 月,KaiOS 宣布推出 WizPhone,該手機在印尼的售價僅為 9.9 萬印度盾(約合 7 美元、50人民幣),無論是功能還是堆料,都秒殺國內一眾的性價比品牌。

圖5: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WizPhone手機

KaiOS系統的火爆除了手機價格的絕對“便宜”外,還和印度這個國家的人均收入水平有關。

據國外一個網站調研統計:

在印度,一名散工的日工資平均2-3美元,一個月算25天,則相當于338.5元一個月到507.75元一個月;壯工(全職性質)的日均薪資在5-8美元一天,折合846元或1354元一個月;公務員和銀行雇員,日薪15-18美元,折合人民幣2538.75月到3046.5一個月。

而在印度,大部分人的薪資都是散工和壯工的水平,所以這部分收入較少的用戶就成了KaiOS系統的最大消費群體。

也正基于這部分群體在印度的密集性,所以KaiOS在印度市場推出后,根據國外科技媒體InfoQ的報道:截至2019年5月份時,全球已經賣出8000萬部KaiOS系統的手機,其中印度貢獻了90%以上的市場。

KaiOS系統的手機,如此廉價的原因還和KaiOS系統對內存和硬件要求極低有關。

事實上,為KaiOS提供處理器的廠家,不止高通和聯發科兩大傳統廠家,還有國內的展訊。而在大部分售價過低的機型上,因為高通和聯發科對“低利潤”的“不重視”,所以展訊直接拿下了KaiOS系統手機的很大一部分市場。

基于可以為KaiOS手機提供硬件的廠商非常之多的事實,一定程度上也進一步削弱了KaiOS系統對原有高通谷歌聯盟的依賴。至少,你看到手持KaiOS系統手機的朋友時,不會去問一句你的處理器是不是驍龍855。

在2018年以后,KaiOS系統手機在印度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大爆發,一定程度上還和谷歌的加入有著些許聯系。

2017年時,根據全球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結果顯示,目前使用中的功能手機數量超過13億部,亞非市場占絕大多數,中東歐地區的使用數量也在不斷攀升。而據IDC 2017年數據,印度功能手機在當年占比為52%。

所以眼看著在低端智能手機上的布局正在被KaiOS蠶食的谷歌,帶著自己的生態籌碼果斷出手,在2018年4月,以2200萬美元入股KaiOS。

也是2018年以后,KaiOS開始支持谷歌的全家桶服務。

圖6: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雖然KaiOS的主要市場在印度,KaiOS的公司也確實得到了來自印度運營商上百萬美元的投資,但無論從KaiOS公司KaiOS Technologies的資本關系、創始人團隊和公司總部來看,KaiOS都是一個純正血統的美國系統。

和印度“無關”,更和印度“國產無關”。

而在過去兩年,KaiOS得以爆發的原因,本質上還是做了和谷歌“順勢而為”的生意。幫助谷歌的全家桶服務,可以提前滲入到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培養未來的潛在金主。

華為等國產系統的不可借鑒之路

隨著谷歌反水,鴻蒙出世,看似KaiOS奇跡背后有著許多鴻蒙可借鑒的價值,但回歸到手機價格上時KaiOS對華為學習的價格已經基本歸零。

試問,如果未來的某天,華為真的推出了一款售價299元的半智能機,或是華為把自家陳年機型拿出來裝個新系統來賣,售價299,現在的華為用戶會買單嗎?

面對某寶售價100元的諾基亞E71,如此性價比的手機,現在又有多少國人會去為“自降體驗”的“新”系統買單呢?

事實上,KaiOS的成功源于多方面,比如針對印度市場的超低價格;不用在硬件領域依賴高通這樣的公司,擁有多個替代廠商的解決方案;不與主流系統做直接競爭,而是側重主流系統之外的市場等。

但歸其根本,KaiOS的成功歸于一句話便是用更具性價比的體驗,照顧到了安卓和IOS所照顧不到的印度用戶。

之后的2018年,隨著谷歌成為大股東之一,KaiOS的使命也隨即變成了:為谷歌普及全家桶服務的“小助手”。

反觀華為手機目前最大的兩個市場,一個在中國,一個在歐洲。

事實上,相對國內市場而言,華為在鴻蒙的押注上,必須更多的給到歐洲現有華為手機用戶一個可以在安卓、IOS之外選擇鴻蒙的理由。比如針對歐洲的數量龐大的年輕女性用戶來做諸如“拍照、娛樂和安全”的定制服務,或者拿下歐洲不清理手機內存的“懶人”市場。

在今年P30系列的發布會上,華為就很巧妙的通過與奧迪合作,將手機和奧迪車鑰匙融合拿下了一部分奧迪車主必須用華為手機的理由。

圖7:橫掃印度市場的操作系統KaiOS,值得華為鴻蒙借鑒嗎?

只是,當鴻蒙的地位上升到與谷歌安卓和蘋果IOS相互取舍性抉擇時,諸如“奧迪車主這樣的理由”還需要更聚焦和更多一些。

事實上,根據已知的傳聞來看,華為鴻蒙的對手并非谷歌已經棄之如“老人”的安卓,而是谷歌正在開發的一個全新物聯網操作系統Fuchsia。五矩研究社根據公開消息得知:Fuchsia是為5G和物聯網時代準備的“新安卓”,橫跨手機、PC、平板、汽車和智能家居等平臺。

所以回歸到系統體驗的本質,KaiOS做的是減法,通過精簡讓低消費用戶得到安卓現有生態上的體驗;而鴻蒙要做的是加法,通過對系統服務和硬件的重新組合,創造出更適合5G時代優于安卓和IOS的特殊體驗。

今年5月21日,任正非曾對外直言:“華為是一家商業公司,提供的是商品,用了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p>

所以,期待也好、等待買單也罷。

谷歌困境下,鴻蒙的出世怕是要讓華為必須多在安卓和IOS的已有體驗之外多費些心思。(本文首發騰訊科技)

余下全文(1/3)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