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推荐 www.1468054.com

圖0:全球第二大暗網市場是如何垮臺的

作者:王澤龍

暗網黑吃黑也是很牛的了,有組織專門做互聯網到暗網的訪問代理入口,口碑做起來,慢慢積累用戶流量,然后隨便搞中間人劫持,偷用戶加密貨幣。再順便搞個暗網服務導航,里面也有釣魚加密貨幣的。沒一定隱私及安全功力的,不要隨便逛暗網…——慢霧科技余弦

圖1:全球第二大暗網市場是如何垮臺的

當地時間5月3號,跨多國合作的執法部門在德國宣布,他們成功關閉了全球第二大暗網市?。篢he Wall Street Marketplace(華爾街市場,以下簡稱WSM),并抓獲了3名管理者(也是創辦人)以及多名犯罪嫌疑人。據歐洲刑警組織(Europol)公布的報告,執法部門一共繳獲超過60萬美元的現金、高達六位數的比特幣與門羅幣,以及大量的其他非法物品。

圖2:全球第二大暗網市場是如何垮臺的

警方抓捕WSM相關人員時繳獲的違法物品 | 來源:紐約時報

這次抓捕歷時大約一年半,匯集了德國、荷蘭、美國、羅馬尼亞等多國執法部門的力量,盡管相關部門聲稱,這可能是截至目前最困難的一次對網絡犯罪的執法行動,但從各方曝光的信息來看,WSM的倒下同它的前輩之遭遇頗為相似——歷史總是押韻的。

01

暗網與WSM簡史

要理解WSM是如何倒下的,我們不妨先看看以往的暗網市場歷史。

暗網市場的先驅自然是聞名遐邇的“絲綢之路”(Silk Road),在它2013年9月被FBI關掉后,一個名為“重載”(Reloaded)的暗網市場的流量快速增長,因為前者的用戶需要一個新的平臺來滿足其交易需求。然而在2個月后,該平臺因為不堪流量爆炸的紛擾,被迫選擇下線。

另一名為“綿羊市場”(Sheep Marketplace)的暗網市場,于2013年3月份上線,“絲路”的坍塌同樣使得它在客源方面收益頗豐。然而好景不長,同年12月,兩名佛羅里達的黑客盜取了該網站用戶價值600萬美元的比特幣,引起警方關注后,該網站停止了運行。

這兩個“絲路”時代的暗網市場的遭遇為爾后的同類市場發展,埋下了兩條暗線:

一個平臺會因為另一平臺的倒閉而收獲大量流量,但著可能招致網站無法負荷;

另一條線是:平臺可能因黑客盜竊而損失慘重,進而下線;抑或是,平臺意識到被警方盯上后,會產生“出逃騙局”(Exit Scam)。

后絲路時代的平臺發展狀況,同以上暗線基本貼合。

2015年對于暗網市場來說是一個分水嶺,該年3月份,一家名為“進化”(Evolution)的暗網市場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Exit Scam”,在竊取了用戶以及商戶托管的價值1200萬美元的比特幣(這一數值相當于彼時整個暗網市場金額的一半)后,直接關停運營。

而后接棒市場領頭羊之位的是:黑行(Black Bank)和Agora兩家暗網市場,但前者在同年5月以“網站維護”(maintenance)的名義暫停幾日后,同樣攜款跑路(但具體金額不詳)。

接連發生的平臺跑路事件和用戶與商戶的輿論壓力,使得各家平臺不得不調整自己的托管方式和運營模式。

WSM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于2016年誕生,上線伊始,它就嘗試著引入了一些新的機制:支持門羅幣(Monera)以加強交易的隱私性;上線Multisig的比特幣托管模式,與傳統的平臺托管模式并存,降低客戶與商戶資金被平臺裹挾而逃的風險;它還設立了“深度FAQ”(in-depth FAQ)版塊,為客戶理解其平臺提供幫助;此外,它還在Dread(暗網市場的論壇)、Reddit上請專員來為客戶和商戶處理問題,并且維護平臺與外界的公共關系。

一系列新穎的措施,為WSM吸引了海量的、從其他平臺遷移而來的忠實粉絲。從其被關停后,歐洲刑警組織公布的報告來看,該平臺上著超過5400家注冊商戶以及63000余件非法商品(包括但不限于毒品、管制武器、假鈔、惡意軟件等),同時它還有著超過115萬名注冊客戶。

荷蘭國家刑事調查司司長安迪.克萊格(Andy Kraag)指出,執法部門難以評估WSM的整體交易額,但僅荷蘭境內在WSM上的毒品交易商的交易額就高達一億歐元,可見WSM的規模之巨。

02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然而WSM的措施并沒有保佑它長長久久——畢竟黑天鵝頻出才是這個世界的常態:今年4月,WSM的同行,也是最大的暗網市場Dream宣布其將主動關停,并讓用戶遷移至別的平臺。

在業內頗有口碑的WSM自然成為大家的不二之選,瞬時涌入的海量用戶極大地增加了網站的負荷,WSM被迫進入“維護狀態”。

圖3:全球第二大暗網市場是如何垮臺的

WSM運營專員在Dread表明該網站正致力于升級其軟硬件 | 來源:darkwebnews

與此同時,該網站的托管資金池出現了異樣:大量用戶與商戶的比特幣竟然被鎖定住了,他們無法將其轉入自己的賬戶。Dread的創始人、管理員,Hugbnter,也在Dread的相關板塊提示WSM或存在跑路風險。

綜合各方信源來看,當時被鎖定的比特幣大約有1400萬美元——3000萬美元的規模,而如果WSM跑路成功,他們可提走至少1100萬美元的現金。

大額資金的短時間異動引起了執法部門的注意,德國警方事后表示:“當我們看到WSM在提取資金時,我們立刻展開了行動?!?/p>

而那位幫助WSM運營Dread和Reddit的專員Med31ln,更是給了執法部門一記神助攻:

或許是感知到平臺即將跑路,這位WSM的專員竟然開始敲詐客戶和商戶,他要求后者每人向其支付0.05比特幣,不然他會將相關人員的信息直接交給執法部門,讓他們身陷囹圄。

可能是敲詐到的金額并未達到這位專員的預期,他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態,直接把自己登錄WSM后臺的相關信息曝光在了網上,意欲使得第三方通過這種方式看到所有用戶和商戶的信息,讓后者感受到更大的威脅,進而轉給他0.05比特幣。

然而,這在可能滿足他私欲的同時,也為暴露了WSM的真實IP,這顯然能增大警方破案的可能性。

起于其他平臺倒塌之間的WSM,摧垮它的直接原因,又何不是似曾相識。

WSM的破案過程大致如上,但還有一個問題懸而未決:執法部門是如何確定罪犯的錢包地址的呢?

03

失之毫厘,謬以千里

破綻由WSM的被捕創始人之一Frost露出。

首先是,執法部門通過測試,找到了可能由WSM使用的VPN。碰巧的是,該VPN因故停止無法工作,但犯罪團隊依然訪問WSM網站(沒有了VPN,使用者的數據相當于失去了?;ど?,這就使得執法部門順利獲得了Frost的部分信息(包括其具體的位置以及可能的姓名)。

而后,執法部門轉向了對Frost的錢包地址進行了分析,斬除其層疊的“?;げ恪焙?,執法部門發現一個疑似WSM管理方的地址,和在漢莎暗網(Hansa Market)交易的匿名地址一致。

而后,執法部門將漢莎上的地址轉給了一家不具名的比特幣交易服務商,發現背后的控制人姓名為“Martin Frost”,以及相關的郵箱地址,這些信息同執法部門先前在VPN偶然關停后發現的信息一致,Frost因而被鎖定。執法部門使用類似的辦法,找到了另外兩位WSM的管理員。

圖4:全球第二大暗網市場是如何垮臺的

執法部門會對比特幣的交易歷史進行逆向拆解 | 來源:sciencemag

需要注意的是,盡管VPN的故障為執法部門提供了重要線索,但最終破案成功同其對比特幣地址的“拆解”有很大關系,負責這一工作的是美國郵政檢驗局(The United States Postal Inspection Service)。而當年絲路被關停后,相關的比特幣也是由執法部門逆向拆解追蹤到的,彼時負責這一工作的是FBI。

不難預想,此次WSM被關一案中,執法部門運用的手段大概率會在下一次類似的抓捕中運用,而可預期時間內,也會有不少按暗網平臺重走前輩們的老路。

而WSM的落幕顯然不是暗網的結束,更不會是執法部門與暗網平臺方斗爭的結束。前者會吸取WSM倒下的教訓,可能會建立更安全的VPN,使用更復雜的手短隱匿加密貨幣的蹤跡,甚至去創造新的匿名加密貨幣;

而執法部門會憑借在WSM一案中獲取的海量信息,順藤摸瓜,追本溯源,找到更多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從事相關買賣的消費者和商戶。

加密貨幣與暗網市場的綁定,是人性的惡念對科技的污化與纏結。何時能夠斬斷這一鏈接,或許時間才能給出答案。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發表在www.hecaijing.com,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