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推荐 www.1468054.com

圖0: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文/巴九靈,來源:吳曉波頻道

我們為了收入而工作,若說我們因此而變得富有,為什么我們的個人生活卻這樣貧乏呢?

——《過勞時代》

工作 996,生病 ICU。

這句本屬于中國程序員之間的自嘲之語,在兩周內,成了他們抵制過勞工作的口號,響徹互聯網云霄。

事情緣起于 3 月 26 日,一名程序員建立了一家叫做“996.ICU”的網站,以此控訴在中國互聯網極為盛行的 996 工作制(如下圖)。

在這個網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將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實行 996 工作制抑或者是存在違法加班的公司匿名公布,并附上證據鏈接,由此就衍生出一張“程序員找工作黑名單”。

截至 4 月 8 日,已有包括華為在內的 84 家企業被列入黑名單,互聯網大廠近乎集體中獎,有些實行的還是 9106 工作制,即比 996 還要晚一個小時下班。

圖1: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信息來源:網絡

在繼續收集黑名單的同時,該網站正在開發新的殺手锏。他們準備起草一份有關開源代碼的協議,未來將阻止上了黑名單的互聯網公司使用。

而針對 996 這個工作模式,網上也是議論紛紛,有人說 996 是激烈的市場競爭所致,有些則指出,996 工作制恰恰暴露了企業的管理無能,只能通過硬性延長員工上班時間來解決效益問題。

不過,小巴認為,996 及過勞工作的發生,或許不能單純只歸咎于個體或企業,還有些更“大”的因素。

01

能者多勞

1992 年,波士頓大學社會學教授朱麗葉·B·斯格爾通過統計發現,1987 年,美國勞動者全年工作時間為 1949 小時(周平均時間 37 小時),比 1967 年整整多了 163 小時。

由此,她認為美國進入了過勞時代。

然而,不到 20 年后,經合組織(OECD)調查了包括經合組織成員國在內的 36 個國家員工平均每年工作小時數,美國年平均工作時間已降到 1789 個小時(周平均工作 34.4 小時),比過去大幅度減少了。

誰減輕了美國人的負擔?

特朗普道出了該變化的一部分真相,他曾在演講中提到“從 1997 年算起,美國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制造業崗位”。

而“接管”者正是中國。自 2001 年后,中國逐步替代歐美和日本,成了制造業大國,而代價就是相關行業的工作時間大幅增加。同樣的列表里,中國人的年平均工作時間高達 2000-2200 小時,比當年斯格爾版本的過勞還多出 50 個小時。

其中,制造業的變化尤為明顯。2004 年的數據顯示,制造業半數的勞動者每周平均工作 40 小時,但更有 31.9% 的人工作超過 48 小時。

然而一年后,2005 年,制造業周平均工作時間超過 48 小時的人數占比陡然增加到 50%,相對應的,每周只工作 40 小時的人數占比下降到 29.5%,換言之,相比過去,加班工作的人變得更多了。

圖2: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數據來源:中國勞動統計年鑒 2004-2018

隨后兩年,每周工作超 48 小時的人數占比一直保持在 40% 以上,直到 2008 年經濟?;砣?,嚴重依賴外需的中國制造業受到沖擊,受此影響,每周平均工作超過 48 小時的人數占比出現大幅下跌。

幾年后,中國制造業開始轉型,“機器代人”漸成趨勢,但從 2010 年至今的數據來看,中國制造業的整體工作時間依然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圖3: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數據來源:中國勞動統計年鑒 2011-2018

與制造業類似,為時代而加班的劇本落到了信息產業頭上。

2011 年以前,這個行業近六成的人都可以老老實實每周工作 40 小時。2011 年,每周工作超過 48 小時的人數占比從 19.5% 增加到了 38.9%,相當于翻了一倍,此消彼長的是,每周工作 40 小時的人數占比則從 63.3% 下降到了 37.1%。

雖然隨后幾年的數據沒有再那么瘋狂地增長,但超 48 小時工作的人群占比卻始終保持在 36% 以上。

自此,這一行的加班也成了尋常事。

與之對應的,是 2011 年微信、美團、愛奇藝等相繼成立,小米發布了它的第一款智能手機,這一年被業內定義為中國移動互聯網元年,當然也可以算是“大面積加班元年”。

圖4: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數據來源:中國勞動統計年鑒 2004-2018

那些年,風口與豬齊飛,而造豬人和追豬人,都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能者多勞,成了 996 工作制誕生的時代溫床。

02

害怕被“優化”

時代在召喚,也不容拒絕,反逼著我們更加努力。

一個是技術迭代。

比如麥當勞,在這樣一家全球連鎖餐飲店里,不需要一個廚師。

一切食物皆有電腦決定,它的員工不需要有任何的專業烹飪經驗,只要按照電腦的指示,將一個個標準化的漢堡、薯條和可樂送到客人面前即可。

圖5: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電腦工廠”麥當勞

當然,相比廚師,程序員門檻高了很多,但也難免會遇到被迭代的困境。

八九年前,程序員中工資水平處于高位的是一種叫做 AS3 的工程師,那個年代網頁小程序,例如開心網的偷菜主要靠 AS3 來實現,但現如今,這樣的高價職位不是降薪了,而是直接不存在了,因為需求不存在了。

另一個,是人與人之間的競爭。

2018 年 StackOverFlow 發布的《開發者調查報告》顯示,以美國為例,最受程序員歡迎的編程語言是 JavaScript(中國程序員最擅長的也是這個),發展最快的是 Python 語言,但相關類別的程序員工資卻最低,因為并不缺人。

圖6: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最常用的編程語言(左) 相關編程語言對應的年薪(右)

而一旦遇到寒冬期,更是人人自危。

2019 年京東爆出公司將執行 995/996 工作制,同時宣布要對內部進行“優化”,淘汰三類員工。根據第一財經獨家報道,有員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新規推出后,原本就經常加班的同事們,愈發“搶活兒做”,因為生怕自己被周圍人視為工作不飽和,遭遇被優化掉的危險。

圖7: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網曝京東內部郵件

這或許就是為什么吐槽 996 的大有人在,留在 996 的,也同樣大有人在。

03

“青春飯”還能吃多久?

《2019 年中國程序員薪資生存調查報告》顯示,程序員年薪主要集中在 10 萬-20 萬之間,占比高達 49.7%。而年薪在 20 萬以上的高薪人群,占比 32.7%。

圖8: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報告中的程序員年薪狀況

若放在 996 工作制下,一個年薪 20 萬的程序員,時薪不過 50 多元,性價比與年薪 10 萬的 955(朝九晚五一周上五天班)并無區別,更何況還有健康的代價。

分析到這,小巴也挺無奈的,好像關于 996 的問題并無甚解。在互聯網寒冬、裁員潮暗涌的當下,有工作肯定比沒工作好,可是誰也不想進 ICU。

但是,活力如中國,也有不能再吃青春飯的那天。不像美國,在中國目前很少看到 35 歲以上的程序員,但未來呢?

圖9:猛藥996背后:不能單純歸咎于個體或企業

畢竟,人口老齡化、青壯年勞動力的逐年減少趨勢難改,技術可以迭代,但身體機能的迭代就目前來看尚需時日。

這幾年當我們談到中國的發展時,經常說,中國經濟處于轉型期,要從過去的粗放型、盲目追求發展的速度和規模,轉向集約型、更注重發展的質量,而我們的工作時間和制度,也同樣需要從盲目粗放的加班,向更高效更健康的方向發展。

996 或許曾是一劑助推發展的良藥,但它的藥性過于剛猛,如今的中國,顯然需要更溫和的處理辦法。

余下全文(1/3)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