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推荐 www.1468054.com


不知從何時開始,原本藏著掖著的“996工作制”被某些用人單位理直氣壯地擺到臺面上,并附加上“勞動光榮”,甚至“不配合當心飯碗”之類或“正面激勵”、或“反面警告”的備注。

一些為“996”辯護者引經據典,稱“996”工作法系“借鑒國外經驗”“硅谷很多企業就是這么做起來的”。那么,北美真的有“996”嗎?

也有,也沒有。

說“沒有”,是因為不論美國或加拿大,在官方法規里都并不提倡和鼓勵“996”。

我們先看美國。

最早于1938年就通過、此后不斷補充修改的美國聯邦《公平勞工標準法》(FLSA)規定,每個工作周法定工作時間為40個小時,如果按每日8小時工作制計算,每周只能法定工作5天。超過40小時的所有工作時間都被視作加班,雇主必須支付基本工資的至少1.5倍。在2016年12月1日前,年薪高于23660美元的管理人員、行政人員和專業技術人員加班,可不按上述公式支付加班費。

2016年12月1日起,美國聯邦勞工部開始實施新的加班費規則,即前述三類“可不按FLSA公式支付加班費”雇員的年薪上限,從原來的23660美元上調至47476美元,這意味著很大一部分原本加班不能享受加班費的雇員,在新規生效后也被納入FLSA強制加班費?;し凍肓?。

如果雇主違反FLSA關于員工加班和加班費的相關規定,聯邦勞工部下屬“工資及工時處”有權代為追討所欠加班費并裁定補償金,也可能對違反規定的雇主起訴或建議檢察機關提起刑事訴訟;雇主每次蓄意違犯、或屢次違犯FLSA關于加班及加班費的規定,都可能會遭致民事???,如果違反行為被判定為蓄意或累犯,罰金可能翻倍;FLSA規定,嚴禁雇主對依據FLSA條款提起或參與訴訟的雇員加以歧視性待遇或解雇,否則一經核實,將給予嚴厲懲罰。

簡單說,從美國聯邦法律法規的角度看,加班是允許的,但無償加班是不允許的,因為拒絕無償加班而處罰甚至開除雇員,更可能受到嚴厲的追究和處罰。

必須指出,這是聯邦一級的相關規定,美國許多州還制訂有更嚴格的州一級加班及加班費法規,兩樣都不能違反。

再看加拿大。

《加拿大勞動法》(CLC)規定,雇員每周最長工作時間為48小時,如果按每天八小時工作制折算,每周最多可工作六天。不過CLC規定“工作日時間可以在0時至23時59分59秒之間”,以及“每周最少休息一天、最好安排在周日”,而未提及上下班時間和每天最多工作不得超過多少小時。

CLC規定“每天超過8小時或每周超過40小時以外的工作時間,以其中較大數作為超時時數,計算加班費,加班費為基本工資的1.5倍”。

如果雇主違反CLC相關規定,員工有權在90天內向勞工部門提起訴訟,一經核實,雇主將受到嚴厲懲罰。

CLC規定,企業經理、主管和負責人,建筑師、牙醫、工程師、醫生、律師不能因加班而申請獲得加班費。

簡單說,加拿大不僅規定“加班必須付加班費”,而且還為大多數職業規定了每周最長工作時間,即“超過法定周最長工作時間即便付加班費也不允許加班”。

和美國一樣,加拿大各省也多制訂了省級勞動法規,雇主在加班和加班費問題上必須同時符合聯邦和省相關法規的規定。

很顯然,從法律層面上北美不存在什么“996工作制”。

說“有”,則是因為實際上存在無償的超時工作。

先說美國。

美國FLSA僅適用于固定工,而小時工等非固定工則不受限制。不僅如此,一些雇主為節約加班費,刻意鉆FLSA“三類豁免職業”的空子,把一些實際上從事其他工種的雇員也算成“管理人員”或“工程師”,這樣一來在2016年12月1日新規生效前,美國勞動者中僅7%可以按規定強制獲得加班費,即便新規生效后這一比例也不過上升至35%而已。

而“自愿無償加班”則在許多競爭性強的行業、尤其創業型的中小性企業中十分普遍:在這些行業、企業中工作的許多員工,為了保住飯碗、收入,為了在殘酷的行業和崗位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自覺自愿”地長期超時工作,而不會向雇主索要額外報酬,在硅谷、華爾街等新興創業型企業密集、競爭白熱化的“金邊地帶”熱門行業中,這種“自愿的996”是很常見的。這類“自愿的996”通常屬于中產階級,甚至“高中產階級”。

再說加拿大。

加拿大CLC僅適用于政府雇員、公營企業、受政府監管行業和公共服務領域,對于大多數私營和中小型企業不具備強制性和約束力,也不適用于小時工等非固定工,盡管事實上即便在“不適用”行業、企業中工作的勞動者,在加班及加班費問題上同樣有權投訴,并常常勝訴。

和美國一樣,加拿大也存在一些因競爭激烈,擔心飯碗、職位和收入受影響而“自愿無償加班”的中產階級、“高中產階級”。

不難看出,北美的“996”主要集中在收入較高、崗位較重要階層,且多為“自愿”,而對于中低收入的普通勞動者,則通過聯邦和地方兩級法規加以?;?。

與之相比,中國國內近期被炒熱的許多“996”,不但屬于強制性質,而且往往針對雇員中的“弱勢雇員”階層,將這種性質的“996”比附北美,是不折不扣的偷換概念。

對于不合理的“996”,應該更多依靠立法、監督和執法來加以約束和規范,而不能僅僅依靠道德、社會輿論和企業、企業家的“人品”。

余下全文(1/3)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