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指尖江湖职业推荐 www.1468054.com 4 月 13 日下午消息,在馬云、劉強東、李國慶等企業家對 996 工作制相繼公開表態后,一周前已三連發博談及此事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再發微博,跟進評論。他表示,每一個創業者肯定都有過比 996 更嚴酷的拼搏甚至掙扎,但 996 不能夠成為職場的普遍號召,甚至在公司內部、尤其是成熟的大公司內部也不應成為管理層大力推動價值取向。

胡錫進認為,一個大公司的競爭力如果建立在員工們普遍的 996 工作制基礎上,是不應該的,有違《勞動法》的基本精神。當然有一些骨干在特殊時期和面臨特殊任務時形成高強度的加班是應該的,很可能也是必要的,但這種要求不能面向整個團隊,它也不能作為公司市場活力的主要源泉。

他進一步解釋稱,公司負責人、高管怎么高強度工作都可以,因為他們有真實的選擇權,可以出于興趣和強烈的事業感超時工作。但員工處在不同位置,公司不應要求他們獻給公司與負責人同等的忠誠和付出,因為他們同公司利益連結的緊密程度和得到的報酬,與負責人及高管都不同。如果公司要求他們那樣做,既不公平,也不切實際。

以下為胡錫進微博原文:

老胡一周前就說了 996,在一些企業大佬公開表態之后,一些人呼吁我做一個跟進評論。

我覺得馬云和劉強東說的是他們自己的真實感受。每一個創業者肯定都有過比 996 更嚴酷的拼搏甚至掙扎,公司九死一生,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拿生命拼出來的。他們信奉這樣的極限奮斗,事業成功強化了他們的這種人生觀,而且客觀說,中國這樣往前奔的大社會需要有一些他們這樣的人,以及他們身上所體現出來的這種敢打敢拼、敢把身體也賭上去的精神。

不過 996 不能夠成為職場的普遍號召,甚至在公司內部、尤其是成熟的大公司內部也不應成為管理層大力推動價值取向。一個大公司的競爭力如果建立在員工們普遍的 996 工作制基礎上,是不應該的,有違《勞動法》的基本精神。當然有一些骨干在特殊時期和面臨特殊任務時形成高強度的加班是應該的,很可能也是必要的,但這種要求不能面向整個團隊,它也不能作為公司市場活力的主要源泉。

公司負責人、高管怎么高強度工作都可以,因為他們有真實的選擇權,他們可以出于興趣和強烈的事業感超時工作。但是員工處在不同位置,公司不應要求他們獻給公司與負責人同等的忠誠和付出,因為他們同公司利益連結的緊密程度和得到的報酬,與負責人及高管都不同。如果公司要求他們那樣做,我認為既不公平,也不切實際。

我個人認為,輿論場這一輪對 996 的批評有其積極意義,這也是中國人均 GDP 達到一萬美元左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新理解和追求。中國的高質量發展其實包括工作效率的提升,以更加文明、人性的勞動時間安排。我相信很多大公司將會面臨優秀員工對長期加班意愿減退的現實壓力,全憑“弟兄們”一起玩命工作、支撐公司銳氣的時代文化實際上已在動搖。

我想,中國正處在將富未富、將強未強的歷史過渡時期,整個國家和我們社會里的一些優秀集團都還面臨著很多硬仗要打。中國還遠沒有到可以與發達國家進行福利攀比的時候,但是為勞動者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和質量已經是國家前進的重要內涵之一。這個時候對 996 現象的關注絕對是一種進步,但這一討論不能絕對化、上綱上線,它有一部分要依靠《勞動法》強制規范,還有一部分要靠市場來調節,尤其是這個問題在中國優秀的互聯網企業里最顯突出的時候。

人們休息的權利意識在不斷覺醒,這種壓力和《勞動法》的雙重作用會帶來一些改變的。哪家公司能夠在順應這一動向和保持公司銳氣之間形成更好的平衡,我相信它的競爭力將有更牢固的可持續性。

余下全文(1/3)
分享這篇文章:

請關注我們: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